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三千道機 線上看-第二十六章 雙重人格,走白馬縣推薦

三千道機
小說推薦三千道機三千道机
李修摆了摆手道:“你大可不必在我们面前如此拘谨,北宫雪姑娘,刚刚我查探过你的泥丸宫,从你的一缕阴神中,我发现了不同一般的秘密,不知道这个秘密你自己知道不知道,方不方便我这样当面和你说呢?”
“泥丸宫?”北宫雪这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李修,随即又不争气地低下头,道:“你……发现了什么秘密啊?”
李修如实说道:“你这种情况我有过几次经历,证明你很可能是转世之身!你只要觉醒了前世的记忆,说不定我和若乘还有很多地方要仰仗你呢,呵呵。明人不说暗话,我现在就想与你结段善缘,我可以帮你度过这个难关!”
“李修!”听李修说这样的话,李若乘稍微不满起来。她可是多亏了北宫雪的帮助,才让她有时间驱毒,不然她现在恐怕已经见不到李修了。但李若乘对李修的话也不会怀疑,随即又安慰北宫雪道:“雪姑娘,李修他不是坏人,他啊,你别看他小小年纪,见惯了邪魔妖道,说话直来直去,你别怪他!”
北宫雪连忙道:“没关系没关系!不过,我……我只不过是个不入流的门派的弟子,怎么可能有朝一日成为那样的人?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李修没有磨叽,直截了当地说道:“不对,你在说谎,你如果早就认命了,三天前你就应该带着你师尊的那块灵牌回到宗门里去,可是你没有!三天来你一直住在白马县,你在等一个人,一个在你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人,尽管你可能并不认识他。”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北宫雪下意识地紧紧抱住她的包袱,保护起来,那包袱里装着的,除了她自己的一些简单衣物,就是李修所说的那块北宫雪的师父的灵牌了。
上門 女婿
呼——
也不知道何为,霍然之间,这个性格内向、羞怯的女孩,在这一下,仿佛发生了某种转变,她的背挺直了,她的目光不再闪躲,而是有了几分侵略性,她突然直直地盯住李修,她的眼神如深渊般,如果不是李修,换成是别人,哪怕是李若乘,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但是李修并不在意,反而仔细打量起来,像是遇到了什么好宝贝。
北宫雪的这种转变,让李若乘也是皱起了眉,有着一些担心,也有着防备!
“这是双重人格,有点意思!在别人面前尚且可以遁形,可惜遇到了我就原形毕露了,迫于压力,她在提前觉醒了部分阳神!”李修道。
“双重人格?觉醒?难道轮回转世的人,都有双重人格么?”李若乘诧异,这方面她还真没什么心得。
“理论上的确如此,但最终都会成为主观意识,不是被吞噬,就是互相融合,大概还得看修的是什么法。”李修也不是很确定,毕竟他自己也是初步开创一门新法,想了一下才接着说道:“就好比左垣帝星和钱不缺他们吧,都是被第三意识入侵,成为宿主,虽然成为宿主,但不代表原本属于他们的主观意识就彻底消失了。”
李若乘点了点头,看了北宫雪一眼,担忧地说道:“小雪心底善良,也很勇敢,最为难得的是我和她素未平生,为了帮我脱险,仗义相助!多年来我从未遇到过像她这样的人,尤其是她的修为不高,能做到这一点更为不易!她不应该被吞噬,李修,你能不能帮帮她?”
这一刻的北宫雪,身体木讷,体内正有着什么力量在复苏,但是,另外一个北宫雪,又满脸痛苦,在竭力挣扎!
李修迟疑道:“以我目前的道行,无法给予她太大的帮助,毕竟无论是觉醒或不觉醒,都是属于她自己的东西。这不是夺舍,不过,我能尽量减少她这一世的意识不被完全吞噬的风险,能保留多少是多少,我不便强插手,不然对本来的她非常不利,稍有不慎,或许就难以觉醒前世,这对她来说也不公平,我看,等她醒来,还是当面问过她自己的意见,再作定夺吧!”
”正该如此!“李若乘没有更好的办法。
言毕,李修动用法力,将北宫雪的一身修为尽数封住,道:“北宫雪,你对若乘有恩,等于也是我的恩人,我不会对你不敬。但是我必须让你明白一件事,如果你没有正确的引导,甚至不肯配合我的治疗,你的命运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觉醒的恶念,后果不堪设想!”
北宫雪此刻陷入了天人交战中,识海里是一团团丝线乱麻的风暴,李修说的话,她根本听不进去多少。其实李修如此说来,也是说给李若乘听的,这个女孩对李若乘有救命之恩,若不让李若乘知道事态严重,只怕她未必会放心将此女交给自己,担心自己把北宫雪当成试验品。
女人毕竟有感性的一面,难以避免,尤其是李若乘舍魔修道,也是初窥门径,心魔没那么容易完全杀死,即便对自己,有时候也未必能做到完全信任,这一点李修很明白。
“这么严重?”李若乘闻言,果然迟疑了。
“先将她收入银河图,观察数日,再作计较。”李修征得李若乘的同意之后,将北宫雪摄入银河图中。
李修接着说道:“明日午时三刻,将会是一甲子中的极阴时段,九阴汇聚,满天星斗和日月都会黯然无光,到时候整个大陆都会陷入黑夜,我不能推算出黑夜的具体时长是多少,但那一刻恐怕阴煞之气滔天,魔心失控,非同小可,有可能的话我们回一趟古阳关,如果来不及,若乘,你也最好先呆在银河图里!”
“好!”李若乘没什么意见。
李修面色凝重道:“不出所料的话,这白马湖附近很有可能出现一个养魂地,上北郡的人口不少,北海关战事起,光靠那货人类的魔修和邪道根本不顶事,我和他们交过手,未必不堪一击也差不多了。”
“养魂之地?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很麻烦了。”李若乘道:“真正的大魔,实力强大,非常恐怖,李修,日后如果你遇到真正的魔头,须小心应付才是。”
李修道:“倒也无妨,我现在的实力,虽说算不得什么,但有银河图在手,自保还是无虞!”
李若乘道:“那我就放心了,你进步很快,难道这跟你常说的那种实验有关?”
儒道至圣
”严格来说,是临床实验!“李修道:“是有直接的关系,想法要付出实践,才能出真知,比如我创出三尸化生诀,也是一种实验,不能说是对我自己量身定做,我的底蕴毕竟尚浅,只能不停地探索和尝试,需要小白鼠。当然了,我一般不害人性命,修成的道果也不是不可以分享给他们!”
李若乘道:“你知道我不在乎这些的,尽管我弃魔修道,可如果我真的计较这些,别说你不相信,连我自己也看不起我自己了!”
“这事得慢慢来!”李修道:“以后我会陪着你,为你护道,相信总能找对路子!”
“好!”李若乘沉默了一下,道:“其实经过这段时间的察访,我查清楚了,江家有蹊跷,江家被灭门一案,果然有猫腻!”
李修道:“哦?你查到了什么?”
李若乘道:“这江家表面上是这一带的富商,实际上暗中与京城有密切的来往,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推测到他们是京城的三公会的人,江家是三公会重要的财源之一,而且,这里的江家府邸,只不过是一处老宅院而已。”
“三公会?老宅院?”李修若有所思道:“我在北海关也遇到过三公会的高手,至于说老宅院,的确可疑!算了,江家之事,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查出什么线索。”
李若乘道:“对了,我在白马县遇到过独眼老人,还和他交手!李修,你留着他,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用途?此人深陷魔道,为人嗜杀而残忍,不服管束。就算在大将军府的时候,也并不受待见,常年都被委派在外面公干,你把他放出来,离开了你的视线,打算做什么?”
塞西亚女王的服装设计师
李修道:“若乘,天下之大,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有一山高,光靠杀是杀不完的。像独眼老人之辈,都是这个时代中所造就的产物而已,见微知著,他们实则不足为虑。说到底,他也只是人类的魔修,而非魔头,这种人,正好为我所用,只有了解魔族更多,对日后直面魔族的高手,才不至于手忙脚乱!”
WIND BREAKER
李若乘愣了一下,的确如此!李修的鲲鹏之志,并非占山为王,也不是开宗立派,而是逍遥道啊。
“走,我们边走边说。”李修重新拉着李若乘的手,一起朝白马县走去。
途中,李若乘告知李修,这一带出了一个杀人魔王白袍白发人的事。
”恐怕不是人族魔修,而是魔族在搞鬼啊!“李修给出了自己的猜测,和李若乘又是一番探讨,却不得结果,都是一些推断之言。
二人说着话,已经来到白马县不远,一眼望去,却见城门已然关闭。很多难民排成一条长龙。这些老百姓,有的挑着行李,有人推着独轮车,生活富裕一些的,则是驾着驴车,一时间,有孩童的啼哭声,老人的咳嗽声,男男女女的抱怨声,不绝于耳。
李修二人却是互相对视一眼,他们瞧见这群老百姓里,居然混有一批修士,虽然换了行装,但是鞋履却与百姓不同,那是只有军官才穿的圆头平底的靴履。
是天水军!
如今这白马县同样是龙蛇混杂,已经有许多股势力参与其中。其它的事李修不担心,他担心的是有正统魔族参与其中,因为魔头素来以人口为食。而那些邪门歪道,则是拿百姓作祭祀等等。除此之外,以人为食的就是妖族、兽族等种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