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木牛流貓-187. 我殺了他爹看書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青玉姐姐!”罗小米惊呼着跑向青玉。
“你怎么来了?”青玉愣了一下,然后才说道,“我不是你把你送出去了吗?”
“是,是那位大姐姐带进来的。”
青玉看着几乎变成小黑人的罗小米,脸上的神色也不由得柔和起来,道:“辛苦你了。”
我有无穷天赋 土里一棵树
罗小米摇了摇头。
青玉笑了一声,然后唤来了水流, 开始为罗小米进行清理工作。
“我们,现在就在这里等着吗?”罗小米问了一句。
“嗯。”青玉点了点头,“我的小世界,已经被二师姐的小世界覆盖了,所以现在已经不归我控制了,只能等二师姐解放后, 我们才能够离开了。”
“小世界?”罗小米有些懵懂。
“这是我们玄界修炼功法的一个……体系,苏安然是这么说的。”青玉想了想,然后说道, “以你现在的情况,你的实力已经不在蕴灵境之下了,甚至可以说是本命境了,毕竟你现在就已经掌握了本命神通。……我们妖族的修炼方式,通常是以修炼本命神通为主,并不修炼本命法宝,当然如果你一定要学人族那样凝练本命法宝,也不是不行,但我就是觉得以你的资质会有些浪费。”
青玉伸手揉了揉罗小米的头,然后笑道:“你就跟我一起回玄界吧,等回去后,我带你见我奶奶, 给你求一本修炼功法, 这样的话你也能够开始修炼了。实在不行的话,我到时候把妖皇典给你, 你就照着里面学吧, 说不定能够变得比我更厉害。”
罗小米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但此时此刻, 她的内心却是有一股暖流在涌动。
她低下头, 努力的忍住,不让眼泪滴落。
自她的父母离开后,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了。虽然此前她也还有其他“家人”陪伴,但那些“家人”毕竟是她转化过来的,所以她们对她的关心,更像是奴仆对主子的忠诚,这两者间的感觉,罗小米虽然小,但还是分得清楚的。
“青玉姐姐,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呀?”
“我之前答应过你了啊,一定会带你回去的。”青玉开口说道,“我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不对,妖。所以呀,小米,你以后也一定要做一个信守承诺的妖,知道吗?”
罗小米点了点头,一脸严肃认真的说道:“青玉姐姐,我一定会的!就像我答应了爹爹,我会努力当个人一样, 我也答应你, 我一定会当一个信守承诺、说到做到的人。”
青玉点了点头,然后才又开口说道:“很好,那么你先答应我一件事。”
“好的!”罗小米想都不想,就直接说道,“青玉姐姐你说吧,别说一件事,就算十件我也一定答应你。”
“不用,一件就够了。”青玉笑眯眯的说道。
见青玉只强调一件事,罗小米觉得,这件事肯定会非常的难,于是她的小脸上也变得严肃起来,下定决心不管是多么难的事,她也一定要做到,绝对不能辜负青玉这段时间对她的照顾。
“青玉姐姐,你说吧!不管什么事,我一定答应你。”
“好的。”青玉点了点头,“我要你答应我的事,就是你绝对不可能喜欢上苏安然。”
罗小米:O_O?
“你答应我了哦。”青玉笑着揉了揉罗小米的头。
罗小米一脸茫然懵懂的点了点头。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喜欢上苏安然呢?
这苏安然是谁?
她这一路上听青玉姐姐提起这个名字好多好多次了。
喜欢,是不是就像娘和爹爹那样呢?
罗小米搞不明白。
而且,不等她弄明白这些事,在她恍惚的这么一小会间,她发现自己等人又回到了那处山洞里。
但此时,这个山洞内却只有三个人,和一具尸体以及一颗头颅。
罗小米有些害怕的躲在青玉的身后,只露出小半个脑袋望着上官馨,全然没有此前面对上官馨时的那般无畏。
“二师姐。”青玉开口打了声招呼。
“实力增进不少了嘛。”上官馨笑了笑。
她并不是一个迂腐的人,所以对于青玉称呼自己二师姐的事,她自然不放在心上。
虽然按照辈分,青玉应该算是太一谷的三代弟子,得喊自己一声二师叔。但考虑到青玉喜欢苏安然的事,在太一谷并不是什么秘密,以后说不定还得喊自己二姐,所以上官馨自然不会在意这些称呼上的问题,毕竟那不是她要去烦恼的,那是自己小师弟要头痛的事。
而看到自己的小师弟头痛,上官馨就觉得相当愉悦。
大概太一谷的一众师姐们,最喜欢看的就是自家小师弟受难的样子了。
“再没有长进的话,就很麻烦了。”青玉嘟囔了一句。
上官馨笑了笑,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她很清楚,空灵这段时间在外征战,她的实力成长得极快,剑修和武修果然最适合快速成长的地方就是不断的战斗厮杀,而空灵又是以墨成剑,属于天生的剑修,还师承凰菲菲那位绝世剑仙,后来又得到了唐诗韵、叶瑾萱以及黄梓的指点,再加上长期跟在苏安然的身边——虽然上官馨很好奇,空灵到底是如何理解苏安然的话,但不管怎么或,空灵的确可以说是集当今玄界所有剑仙之长的大成者。
若不是天元秘境的法则不利于空灵的领悟和成长,所以强压着境界的提升,否则她现在都是道基境巅峰了。
御剑、剑技、剑气,几乎可以说是样样皆精。
而一直都以空灵为假想敌的青玉,在战斗力方面可以说是被空灵彻底甩开了,所以如果她再不勤奋上进一些的话,那么她真的就无法和苏安然并肩作战呢,只能当个后勤人员。
如果是其他人,或许当个后勤人员也不错。
可一想到自家小师弟总是会莫名其妙的招蜂引蝶,上官馨觉得青玉就不可能心安理得的呆在太一谷里。
只是……
上官馨望着青玉的眼神,内里有几分怜悯。
这个可怜的孩子,到现在都不知道你真正的对手是谁,只要你一天不登临彼岸,继承你青丘氏族族长的位置,只怕你一天都没有资格和那个女人竞争。
“二师姐,我怎么觉得你的眼神怪怪的。”青玉皱了下一下眉头。
“没有。”上官馨否认,然后直接转移了话题,“这个孩子就是你说的那个罗小米吧?继承了‘族群’能力的裂魂魔山蛛麾下第三圣使?……她真的知道裂魂魔山蛛在哪吗?”
“我知道的。”罗小米点了点头,“母体一直在呼唤,我现在只能勉强感受到一个大概的方向,但只要接近到足够近的距离,我就可以感受到更准确的位置。母体和其他的圣使同样也能够感受到我的大致位置,只是我一直选择逃离,所以它们才必须得派人来把我抓回去。”
上官馨点了点头,然后才问道:“那你现在感受到的位置,在哪个方向?”
罗小米伸手指了一个方向。
“这个方向……”上官馨皱了一下眉头,“轩辕皇朝?”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哪个方向,更具体的必须得足够接近才行。”罗小米开口说道,“而且我能够感受到,就在刚刚,另外两个同样能够大致感知到我的特殊个体,它们的气息消失了,很可能是已经死了……这会让母体变得更加警惕和狂暴。”
青玉抬起头望向上官馨。
“应该是魏莹把那两个所谓的圣使都杀了。”上官馨说道,“之前,小师弟的那些命魂人偶向我发出了求援,因为我要来救援你们,所以就让六师妹去负责这件事了,从目前的结果来看,似乎结果还不错。”
罗小米没有开口。
但她是听闻过自己爹爹对另外所谓的圣使的评价。
理智非常的精明,她总是能够计算出最符合眼下环境的策略,所以裂魂魔山蛛才能够在六百年里占据了整个极北,并且开始对北岭展开入侵。甚至以她爹爹的话来说,如果不是那次她有些贪吃的话,很可能再过个几十年,整个北岭就会成为裂魂魔山蛛的地盘,并且随时都可以对整个世界展开入侵了。
因为,裂魂魔山蛛前往极北,就是理智的主意,而这一切的目标,就是为了北岭的那位力量。
而掌控,虽然野心是最大的,但他的能力也是毋庸置疑的。
只要给他足够多的傀儡体,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会是他的对手,甚至就连力量都不行,因为他是兵家弟子,而他操纵傀儡体也不会有兵家弟子的种种限制,毕竟所有的傀儡体从本质上而言都是掌控的肢体延伸,是真正能够做到如臂指使的那种情况,而且传闻他还掌握了一种特殊的禁忌兵阵。
可现在。
罗小米却从上官馨这里,听到了这两位圣使被斩杀的消息。
而且听对方轻描淡写的模样,显然这并不是什么费力的事情。
这难道是自己父亲夸大其词了吗?
罗小米不这么认为。
那么答案就很明确了。
眼前这些人,拥有着比圣使,甚至是母体更强大的实力。
……
一行数人疾驰而飞。
苏安然至今都无法想像,自家六师姐怎么突然变得那么牛逼了。
小红、小青、小白、小黑还真的被她养成了四圣兽。
而且不仅如此,居然还通过了配种和催化的诸多神奇手段,真的培育出了哪怕是在玄界也已经绝育了四凶——在这个过程里,真正让魏莹感到棘手和麻烦的,反倒是如何去活捉那些妖兽和凶兽。而一旦顺利捕捉到后,在拥有系统能力的帮助下,配种、生育、催化,对于魏莹而言反倒不是什么难事。
或许旁人无法知道魏莹的那些四凶真血是哪来的,但苏安然却是再清楚不过了。
毕竟自家六师姐的系统能力,可是御兽系统。
这个系统的奖励给一些圣兽、凶兽的血,不是很正常嘛。
苏安然甚至怀疑,赤麒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觉醒变成火麒麟,这里面肯定有自家六师姐的功劳。
如果把自家六师姐单独拿出来作为一个女主的话,那么肯定会变成一本大女主后宫文,毕竟麒麟一族可是有好几种属性的,这火麒麟、水麒麟、地麒麟什么的各来一只,那就妥妥的是好几个模版人设的男主了,而且还都在自家六师姐的“帮助”下觉醒了麒麟血脉,成功返祖变成麒麟,那不得对自家六师姐死心塌地啊。
“我不在乎你有多少个男人,我只要你的心里有我就行了。”
诸如此类的……
苏安然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小师弟,为什么我觉得你在想一些非常失礼的事情?”魏莹突然转过头,望了一眼苏安然。
“六师姐,你说笑了。”苏安然讪笑一声,“我怎么敢对您不敬呢,毕竟当初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可能连青玉都救不回来。”
魏莹看了看,并没有找到什么可疑之处,于是便也不再理会。
“二师姐那边传来消息了。”宋娜娜突然开口说道,“她已经和青玉、罗小米汇合了。”
“罗小米?”苏安然吃了一惊。
他是知道青玉找到了第三圣使,而且也知道这位第三圣使愿意弃暗投明,帮他们找到裂魂魔山蛛的藏身之处。但苏安然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第三圣使居然就是罗小米。不过仔细一想,当初第三圣使是罗一言,也就是罗小米的父亲,那么按理而言他的家人肯定也会有问题的,只是那会青玉给罗小米做了检查,发现罗小米没有被感染后,他们也就没有往心里去。
现在想来,才惊觉原来那会,罗小米就已经有了躲避自己等人检查的特殊手段了。
“你认识?”看到苏安然的神色,几人就知道有故事。
“我杀了他爹。”苏安然叹了口气。
小屠夫一脸惊呆了的表情望着苏安然。
其他人也同样有些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