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忘掉自己的人們討論-第72章分享

忘掉自己的人們
小說推薦忘掉自己的人們忘掉自己的人们
虹光快速爬下礁石,跑到路边,从瘪壳车里拿出摄像机,又悄悄地爬上了礁石,打开夜视模式,把镜头对准了礁石下的两个人。
周六一站在沙滩上,白杏缓缓向他走来,海风吹拂着她白色的连衣裙。
白杏越走越近,月光下,周六一已经能看清她美丽的面孔,一股怜爱之情涌上心头,连忙制止她说:“停下,别靠近俺。俺得了非典,会传染你……”
他的声音合着海风在夜空中飘荡,虹光听见心里一惊,乖乖,果然是非典病人,这里面一定有故事!
只见白杏远远看着周六一,说:“你咋来了?”
周六一回答说:“俺想你!”
白杏恳求他说:“我求求你,别折磨自己了,好吗?”
周六一心里一阵悲凉,迎着海风问她:“你来这里上学多久了?”
白杏低着头,回答说:“一年多了……”
周六一心里别提多难过了,大声说:“才一年多,你咋就不跟俺好了呢?”
白杏不想瞒他,也大声说:“我认识了一位医生……”
在海风中,为了让对方听清楚自己说的话,两个人越来声音越大,声嘶力竭,撕心裂肺,传进了虹光的耳朵。
周六一心里像针扎一样,问道:“他比俺好吗?”
“我爱上他了,他也爱我!”白杏不想伤周六一的心伤得太狠,但又不想骗他,只能实话实说,想以此打消他对自己的念头。
周六一流着眼泪,绝望地问道:“俺呢?”
白杏安慰他说:“回家去,找个好姑娘结婚过日子。”
周六一擦着眼泪,望着扑面而来的潮水,说:“俺真后悔,不该让你来上学,学啥跳舞嘛?”
周六一悲苦地说:“杏,你咋这样绝情呢?”
白杏流着泪,拼命抑制着自己,说:“六一哥,你对俺好俺知道,可是俺不可能跟你回去了。”
周六一问:“为啥?”
白杏流着泪说:“因为……他……”
周六一追问:“他咋啦?”
白杏说:“他是医生,已经在非典病房抢救病人好多天了,你知道吗,他随时可能感染非典。”
周六一心里一惊,问:“像俺一样感染非典?”
白杏点点头说:“临走时,他对我说,我是去救助非典病人,那里虽然危险,但是我不能当逃兵,因为我是医生。如果我倒下了,你千万别哭,你应该为我感到骄傲……”
周六一听着白杏的诉说,知道已经无可挽回了,他蹲下身,捂着脸,哭着说:“俺恨他!”
白杏任海风吹乱自己的长发,坦然地说:“作为你的情敌,你有理由恨他,但是你没理由恨一位医生,他正在冒着生命危险抢救感染了非典的病人。”
周六一坐到沙滩上,扬起脸,看着白杏,说:“你说,俺咋办?”
白杏此时不知哪来的勇气,坚定地说:“回医院去,他就在铁路医院,他叫任新,他会治好你的病,没准你们还能成为朋友。”
白杏的要求让周六一烧心烧肺,他没有理由拒绝,望着天空,吐出最后一口怨气,大叫到:“老天,这对俺不公平!”
此时,在公安局,公安局长焦急地等待着消息。一名干警推门走进来,报告说:“报告局长,运城公安局传来消息。”
公安局长连忙问道:“怎么说?”
干警说:“周六一的女朋友叫白杏,去年考入了我市艺术学校舞蹈班学习。”
公安局长立刻说:“?马上和艺校校长联系,通知非典别动队,对艺校进行监控!”
说完公安局长立即拿起电话向市长王岭汇报。
此时,郑晓华匆匆走出小区,叫了一辆出租车。
司机正好是贾大明,他问道:“您上哪?”
郑晓华说:“艺校对面的海边。”
“这么晚了,你干什么去?”贾大明怀疑起来。
郑晓华回答说:“去当目击证人。”
“我怎么听着象侦探小说啊?”司机贾大明心里想,这非典一出,咋啥事都让我赶上了?
“刺激吧?”晓华微微一笑,不知是回答司机,还是问自己。不过一想到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能够和虹光一起在海边追踪非典病人,心里感到一阵兴奋。
这时,一辆警车超过他们,示意停车。
贾大明停下车后,一位民警走过来说:“对不起,请出示证件!”
检查过贾大明证件后,郑晓华把身份证递出来问:“请问,逃跑的非典病人找到了吗?”
民警回答说:“还没有。你消息够灵通的!”
民警把证件还给晓华,看了她一眼,说:“我见过你,在电视上,你是新闻前线记者?”
郑晓华回答说:“业余的。”
民警向她敬了个礼,一挥手,贾大明开车走了。
在路上,贾大明有一搭无一搭地和郑晓华聊起天来,他说:“我说你怎么有点儿眼熟呢?我看过你的报道,那个孤儿也真够可怜的。我还捐了500块呢。不过我没敢告诉我老婆,跟她撒了个谎,说是玩牌输了,结果让我老婆臭骂了一顿。”
郑晓华被他逗乐了,说:“你老婆够厉害的。”
贾大明自嘲说:“可不是?现在不是时兴野蛮女友吗?其实我的野蛮老婆那才叫野蛮呢!”
郑晓华挺欣赏贾大明的这种心态,说:“你还挺得意?”
贾大明立马吹嘘起来,说:“那当然,其实我老婆是刀子嘴豆腐心。我要是三天不挨她骂,心里还痒痒呢!”
郑晓华跟他开起玩笑说:“这样的老婆应该让她遇到非典男人。”
让晓华没想到的是贾大明说:“其实,我就是她的非典男人。”
如意 郎 君
郑晓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惊问道:“你?!”
贾大明告诉她说:“不瞒你说,咱们市第一个非典病人是我送的医院,害得我在立交桥底下呆了一夜,哪儿也不敢去。还最早享受了隔离观察待遇。”
郑晓华忽然想起来了,惊讶地问:“你就是那个为了不传染别人夜不归宿,自投罗网的出租司机吗?”
贾大明发现自己说漏嘴了,他最怕人们提起这事儿,让他无地自容,就装起傻来:“那不是我,没这事儿。”
郑晓华说:“你别不承认,我都在报纸上看见你的照片了,你是我市第一个非典名人!”